您的位置:首页 > 建筑律师 > 工程律师 > 正文

未取得脚手架工程专业承包资质所签署的承包合同无效

作者:admin 浏览 发布时间 2022-01-06 14:13:43


原告诉称:
2017年10月27日,原告与被告天某公司签订了一份《钢管脚手架施工合同》,约定:被告天某公司为发包方,原告为承包方;承包内容和方式为被告天某公司将上述项目的所有钢管架、屋顶遮荫棚、室内围档、安全防护棚、天井钢管架等相关的工程承包给原告;付款方式为原告材料和人员进场正常施工后十五天内由被告天某公司支付工程进场费10万,被告天某公司按照工程进度的百分之八十支付工程款给原告,当外架完成主体时被告天某公司需支付给原告的工程款为总价的百分之八十,剩余的百分之二十待外架拆除期间付清全部工程款,被告天某公司颖在原告外架拆除前一个月内计算出实际搭设的面积;承包单价为钢管内外架按实际搭设面积47元/平方米,屋顶遮荫棚按实际铺设面积计算22元每平方米,安全防护棚按实际铺设面积(展开)计算80元/平方米;本工程从本合同签订之日起开始计算总工期为365天,如因工程延期造成超期,被告天某公司必须按保有面积租金给原告每天每平方米0.15元,并逐月支付,工期的计算为外架开始搭设起至全部拆除为止。原告与被告天某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显示:原合同中安全网没有阻燃,现变更为8、9层使用加密阻燃安全网,变更后8、9层钢管脚手架在原合同单价的基础上调7.5元/平方米;增加工程和单价中包含楼面满堂支架,单价按18元没立方米计算。
原告及被告审理过程中,明确涉案工程365天工期内的工程款金额为4,353,951.42元,被告力某公司主张按照评估报告显示工程款3,265,064.72元,原告主张的西南面新增双排架、卸荷悬挑工字钢、力某公司现场调用点工工程,工程金额为475,798.48元(317441+60557.48+97800),但在评估报告中没有体现,原告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部分工程施工情况以及该部分工程与被告天某公司的关联(详见附表)。
原告主张涉案工程中一楼防护棚、四楼悬挑防护、双排架、三排架、楼层临边防护、西南面新增双排架(搭建时间为2020年1月10日)至2021年7月20日尚未拆除,满堂支架于2019年9月30日拆除,其主张按照0.15元/天/平方米计算超期费用,计算至2021年4月29日,共计8,565,176.53元。原告在庭审时确认西南面新增脚手架系被告力某公司及第三人要求原告施工的。满堂支架工程在2019年6月19日已经进行了结算。两被告主张西南面新增脚手架工程、满堂支架工程未有超期情形,不应当计算超期费用。第三人陈述其于2020年9月29日通知被告力某公司拆除涉案脚手架,后委托第三方于2021年1月至4月拆除。被告力某公司提交的放行条显示:2021年5月29日至2021年6月2日期间原告钢管、管扣等物资取走。原告主张当时向工地交付了600余吨的钢管和卡扣,但业主方仅交回400多吨。
原告在庭审时确认共计收到工程款3,689,880元,其中被告天某公司支付1,509,980元。被告天某公司主张支付金额为1,519,980元,其中10,000元系案外人转给原告的父亲,原告不确认该款项为工程款。被告力某公司直接向原告支付款项2,219,907元。
 
法院认为:
本案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印发的《建筑业企业资质标准》(建市[2014]159号),承包脚手架工程施工需取得模板脚手架专业承包资质。本案中,原告及被告天某公司均未取得该项专业承包资质,故原告与被告天某公司之间签订的协议无效。鉴于原告与被告天某公司签订的合同及补充协议已经实际履行,本院参照双方之间的合同约定确定被告天某公司应支付价款。
关于工期内的工程款,关于一楼防护棚、满堂支架工程款、双排架共计2,443,576.54元(160,328.8元+1,479,340元+803,907.74元),原被告对此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三排架的单价原告与被告天某公司之间并无约定,本院参照评估价格计算,确认金额为473,354元。临边防护,原告主张3240的工程量价款共计74,520元,是其对自身权利的处分,本院予以确认。屋顶遮荫棚原告主张工程量为18000,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按照评估的工程量计算,金额为232,161.72元。阻燃安全网原告及被告天某公司对工程量及合同约定价格均无异议,本院确认原告主张的金额即60,557.48元。原告主张的西南面新增双排架、卸荷悬挑工字钢、被告力某公司现场调用点工工程,工程金额为475,798.48元(317441+60557.48+97800),但在评估报告中没有体现,原告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部分工程施工情况以及该部分工程与被告天某公司的关联(详见附表),原告在本案中要求被告天某公司支付该工程款,本院不予支持。该部分工程是否由被告力某公司及第三人安排,与本案争议的原告与被告天某公司之间不属于同一合同关系,本院在本案中不做审查。因此,原告与被告天某公司之间工期内工程款金额为3,284,170元(2,443,576.54元+473,354元+74,520元+232,161.72元+60,557.48元)。
关于工期外的工程金额,某号案件对超期的工程量、以及超期计算时间已经作出认定,中院对该判决予以维持,本院予以确认,认定防护棚、外脚手架及部分增加工程项目的搭建面积共计29872.47㎡,起算时间为2018年12月30日。原告主张西南面新增脚手架、满堂支架工程存在超期情形,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满堂支架工程已经于2019年6月19日进行结算,故原告主张该部分工程存在超期情形,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超期时间,原告主张至2021年4月29日期间的超期费用,被告天某公司、被告力某公司、第三人均未能陈述拆除上述脚手架的时间,被告提交的放行条也系2021年5月,故本院认定至2021年4月29日,涉案脚手架尚未拆除,被告天某公司应支付原告2018年12月30日至2021年4月29日期间的超期费用共计3,813,221元(29872.47㎡×0.15元/㎡/天×851天)。综上,原告应得的工期内工程款和逾期租金共计7,097,391元(3,284,170元+3,813,221元)。上述费用应当由被告天某公司支付。鉴于原告确认已经实际收到被告天某公司、被告力某公司支付的款项共计3,689,880元,其中被告天某公司已付金额为150,998,0元,被告力某公司已付金额为217,990,0元。被告天某公司主张其支付1,519,980元,其中1万元系支付给案外人,原告不予确认,本院不予采信,故被告天某公司支付的金额为1,509,980元。被告力某公司主张其支付金额为2,219,907元,原告不予确认,主张其中40,007元系被告力某公司支付的案外工程的款项,鉴于原告与被告力某公司确实存在与涉案工程无关的合作关系,本院采信原告的主张,确认其已收工程款金额为3,689,880元。原告尚可获得的工程款及逾期租金为3,407,511元(709,739,1-3,689,880元),原告请求被告天某公司支付,本院予以支持。被告深圳总公司已经支付被告天某公司工程款264,000.16元、延期租赁费用2,951,400.04元、直接支付给原告2,179,900元,共计659,530,0元(1,200,000元+264,000.16元+2951400.04+2,179,900元),故被告力某公司应当在502,091元的限额内(7,097,391元-659,530,0元)对被告天某公司的上述支付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 深圳建设工程律师网专业代理深圳各区建筑工程纠纷案件,提供建筑工程公司法律顾问及工程纠纷法律咨询、工程质量、结算、工程款纠纷案件处理等服务。
 

 

法律咨询电话

150-1402-4650

律师在线
律师介绍 电话咨询

微信咨询 ×

长按二维码加律师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