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建筑律师 > 工程律师 > 正文

工程款案件被告抗辩应以政府部门最终审计价格进行结算有无依据

作者:admin 浏览 发布时间 2022-01-06 13:36:27


原告诉称:
2015年11月17日原告与被告天某公司签订施工合同,被告天某公司将某工程分包给原告施工;双方约定了工程承包方式、范围以及付款方式;工程总造价为人民币425441.79元;经过图纸会审及技术交底后原告进场施工,于2017年2月23日达到竣工验收合格要求;被告天某公司仅支付给原告进度款297809元;之后至起诉期间,原告曾多次要求被告天某公司履行支付合同尾款义务,但被告天某公司推拖付款。原告认为,被告天某公司未付款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特向贵院提起诉讼,恳请贵院查清事实,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天某公司向原告支付合同尾款人民币127632.79元,被告某办事处承担连带责任;2.判令被告天某公司向原告支付逾期利息16703.86元(以127632.79元为基数,自2018年3月25日起按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暂计至2021年8月17日;其后产生的继续计算,直至还清之日止),被告某办事处承担连带责任;3.判令两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答辩:
被告天某公司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理由如下,涉案工程合同合法有效,已竣工验收,原被告之间应严格履行合同的权利义务。第一,被告天某公司已根据合同支付原告工程款至70%,原告在诉状中对此也予以确认收到了被告天某公司的进度款人民币21272.09元。第二,原告清楚知悉根据合同工程款项的结算。根据某财政局的评审报告,即原告提供的证据竣工验收报告,最终的审计价格为285206.73元,而被告天某公司按进度向原告支付的工程进度款为297809元,即使不计算,最后支付的21272.09元已存在超付的情形,故无需再向原告支付任何款项,对于超付的款项,被告天某公司保留追究的权利。综上所述,被告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某办事处辩称,一、答辩人不是涉案某工程施工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被答辩人要求答辩人对涉案合同尾款及利息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二、涉案某工程最终竣工结算审计确定的工程款为285206.73元,被告天某公司已全部付清给被答辩人。被答辩人要求答辩人对超出竣工结算审计确定的“工程款”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被告天某公司已经付清被答辩人涉案某工程的工程款,答辩人也无义务支付被答辩人任何款项,被答辩人要求答辩人对所谓“合同尾款”及其利息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请贵院依法驳回被答辩人对答辩人的诉讼请求。
 
法院查明:
2012年7月10日,两被告签订《深圳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被告某办事处将某工程发包给被告天某公司,工程于2013年7月13日开工。2015年11月17日,原告与被告天某公司签订施工合同,约定:由原告承建某工程,工程合同总价为425441.79元,合同总价为建设单位委托咨询单位编制审核价格,此价格为咨询单价审核价格475088.54元按总承包合同下浮率进行下浮(下浮率10.4%)后的价格,此价格是原告经过认真考虑,按照被告天某公司提供的施工图纸、现场条件及合同约定的合同条款、承包范围、承包方式要求的全费用价格,包括分部分项工程费等;合同第七条约定合同签订五日内被告天某公司支付原告工程预付款10%,竣工验收合格五日内支付合同总价的70%,在竣工结算完成后付至结算总价的95%,剩余5%作为质量保证金一年后支付;合同第八条约定结算方式按该某工程最终审计价格扣除税费、规费及公司管理费(3%)后结算,最终审计价格为已按被告天某公司中标价下浮率进行下浮调整;变更及签证部分,由于被告天某公司原因引起的变更,由原被告双方根据合同清单编制方式计算出该综合单位上报建设单位,最终结算价格以审计为准计入该工程结算价格。
合同签订后原告进场施工,于2017年1月11日达到竣工验收合格要求。被告天某公司于2016年11月14日、2017年3月21日支付原告工程款170170元及127639元,共计297809元;于2018年8月27日委托案外人田某向原告银行转账21272.09元。2021年1月20日,被告天某公司申请某财政局于出具评审报告,涉案某工程最终审定价为285206.73元,其中某工程费用255885.20元、某工程-签证001费用29321.53元,二被告对该评审结果无意见。
另,2015年10月16日,二被告订立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书,约定涉案工程的某工程因在招标时暂时无法提供某工程的图纸以及工程量清单,以专业工程暂估价50万元包含在总承包范围内,后按相关图纸和标底编制原则暂定某工程造价425441.79元,最终结算价格以审计为准,该《补充协议》有某住房和建设局备案确认。
 
法院认为:
本案系建筑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深圳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书系合同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并未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属有效合同,各方应按合同内容履行。根据原告与被告天某公司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的内容,双方已经在合同第二条及第八条中明确约定,涉案某工程的价款为425441.79元,且结算方式亦应以该价格扣除税费、规费及公司管理费(3%),应视为双方约定按固定价格结算工程价款,故被告天某公司抗辩应以被告某办事处最终审计价格作为双方之间的结算依据,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天某公司已经向原告支付了工程款319081.09元(297809元+21272.09元),故被告天某公司仍需向原告支付工程款93597.45元(425441.79元-319081.09元-425441.79元×3%)。另,根据合同约定,被告天某公司应在工程竣工后一年后付清全部工程款,涉案某工程于2017年1月11日竣工,故原告主张从2018年3月25日开始计算逾期付款利息,本院予以支持。因此,原被告天某公司应向原告支付以93597.45元为本金,按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自2018年3月25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逾期付款利息。
 
>> 深圳建设工程律师网专业代理深圳各区建筑工程纠纷案件,提供建筑工程公司法律顾问及工程纠纷法律咨询、工程质量、结算、工程款纠纷案件处理等服务。

 

法律咨询电话

150-1402-4650

律师在线
律师介绍 电话咨询

微信咨询 ×

长按二维码加律师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