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遗产继承 > 遗产法规 > 正文

继承祖屋官司打了20年 

作者:admin 浏览 发布时间 2019-08-09 13:15:31

 
同是一个家族的子孙后代,却在分配祖屋时被排除在外,浙江省天台县的陈天军为此在维权路上走了20年。别人都说他执着,可他说,陪自己一路执着走下来的还有天台县检察院。近日,经过检察机关的抗诉,陈天军20年的维权路终于以法院改判画上了圆满句号。 
祖屋分割闹上法庭 
陈天军家住天台县赤城街道。半个世纪以前,他的祖父陈克群在这里建起了祖屋。世事变迁,后来陈家名下共留下了楼房3间、平房2间、厕所1间,土改时祖孙三代共12人登记在册。 
经过几十年,家族人丁愈来愈旺。有人仍然住在祖屋里,有人自行在外居住,也有人已定居他乡。随着时间流逝,不少长辈过世了,但对祖屋的继承分割事宜却从来没有明确过。 
1989年的一场冲突,让隐藏在家族里的继承权纠纷彻底爆发了。 
一直居住在祖屋的陈天军的堂兄陈小军装修房屋,由于老房子年代久远,承重能力有限,结果造成陈天军家居住的楼房墙体开裂、进水,成了危房,双方为此发生了矛盾。 
“祖屋是大家共有的,得有个说法了。”陈天军说,“居住在祖屋里的子孙实际上占有了房产,而居住在外的子孙无形中被剥夺了继承权。虽然我是一直住在祖屋里的,但我也希望能通过法律把祖屋的继承问题理理清楚。” 
1990年1月,陈天军等4人将陈小军等3人起诉到法院,要求厘清祖屋继承问题。之后,法院追加了陈天军家族里的3人为原告,而将陈天军等3人从原告中剔除,缘由是当时年纪尚幼的他们没有参加土改登记。 
法院判决,将祖屋分给了陈天军家族里的6个人,这6个人都是土改时登记在册的。 
陈天军说,对于这个判决,他不服气。他说,自己的祖母和父亲都在土改登记名单之中,祖母和父亲过世后,他和另外几个兄弟姐妹理应继承祖母和父亲的部分房产。 
于是,陈天军等人提出了上诉,但被法院驳回。1993年,陈天军等人先后两次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均被驳回不予受理。之后,坚持要为自己讨公道的陈天军把希望寄托在检察院身上,提出了申诉。 
 
峰回路转发回重审 
天台县检察院审查后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有关土改遗留的房屋确权纠纷,一般应以土改时所确定的产权为准”,原判决分割财产不合理,而且,按照继承法的有关规定,陈天军的祖母和父亲相继过世后,他有权继承他们的房产。于是,建议台州市检察院提请浙江省检察院抗诉。 
2002年4月30日,浙江省检察院向省高院提出抗诉;同年5月28日,浙江省高院将案件交由台州中院审理。 
就在案件峰回路转的时候,一名被告和原告相继过世。诉讼是否继续,需要得到继承人的明确表态,案件由此被中止审理。 
于是,陈天军又四处奔走。 
直到2010年11月23日,得到继承人的认可后,台州市中级法院恢复审理此案,并判决撤销原判决,发回天台县法院重审。 
2011年11月10日,天台县法院依法追加了陈天军等人为原告。 
 
坚持到底维权成功 
事情波折不断。陈天军的小叔在去世前,将自己名下的财产作了处理。2000年4月15日,他立遗嘱一份,将他名下的房产送给陈小军的两个儿子。同年5月7日,他又与陈天军和陈小军签订遗赠抚养协议一份,约定他名下的房产由陈天军和陈小军平分。10天后,小叔出具了一份声明,称遗赠抚养协议有效,此前遗嘱作废。 
但是,由于陈小军没有在遗赠抚养协议上签字,2006年,法院判决这一协议无效。 
天台县法院重审此案时认为,根据司法解释,“公民之间赠与关系的成立,以赠与物的交付为准。赠与房屋,如办理了过户手续的,应当认定赠与合同关系成立;未办理过户手续,但赠与人将产权证书交与受赠人,受赠人已占有、使用该房屋的,可认定赠与有效”。陈小军的两个儿子没能提供陈家小叔将产权证交给他俩的证据,于是,法院也没有认可陈家小叔之前那份遗嘱的法律效力。 
今年4月底,经审理,法院最终明确了陈天军等9名原告和陈小军等2名被告的产权。 
“祖屋本来就不大,分割后拿到的房产也值不了多少钱,但我就是要个说法。现在,我的继承权终于实现了。”陈天军回想起20年的维权路说,是检察机关帮他实现了继承权,家族20年的纷争也就此终了。

来源:检察日报

 

法律咨询电话

150-1402-4650

律师在线